忘恩负义或大势所趋,前秦灭亡原因

发布时间:2019-11-03  栏目:秦朝历史  评论:0 Comments

前秦的灭亡最令人惋惜,一个心向汉化雄才大略,又大度的君主在达到顶峰的时期居然分崩瓦解。真令人遗憾,我认为有三点原因是其致命的失误。

忘恩负义或大势所趋?

第一,在前秦后面的北魏时期,北魏曾经遭遇过饥荒,北魏皇帝准备让百姓到河北进食,但被河北大族出身的崔浩所劝阻。他的理由之一就是如果大批流民进入河北,不但会扰乱当地治安,而且会令帝国的虚实为人所知,是十分危险的,北魏居太行山高处,居高临下,一直令河北有敬畏之心。同理,前秦后期的把氐族人分别镇压中国各地,并把羌,慕容鲜卑等人迁入中原的做法无益于自掘坟墓。帝国虚实尽被潜在的敌人所熟知,再没一点避讳。和唐一样,前秦亡于自己的瓦解,而非外敌的毁灭。有人会说,清也是把八旗兵放在了各地,却有200多年的国祚,这就涉及了第二和第三点–强有力的军事实力维持和部落的解体。同时清的老家–东北一直保持了相对的闭塞。

苻坚与慕容垂的恩怨情仇

2018/05/05 | 彭治宇| 阅读次数:2148| 收藏本文

苻坚慕容垂

图片 1

东晋十六国历史上,出身氐族的大秦天王苻坚一度统一北方,被公认为十六国第一雄主。同时,因为他对鲜卑族、羌族等民族不予防范,淝水之战失败后,鲜卑慕容氏、羌族姚氏纷纷起兵复国,苻坚最终也死于自己曾经从刀下救下的羌人姚苌之手。因此,后人可能会得出“苻坚亡于仁慈”的结论,进而认为政治就不能仁慈,只能心黑手狠、斩尽杀绝。

追溯历史,苻坚的本性确实是比较宽仁,但绝不是什么滥好人。他那些仁慈、大度的作为背后,结合社会、政治背景来看,都有必然这么做的逻辑,而远不是个人意愿这么简单。

梳理十六国的历史,其实可以发现其中有几条伏线。如果找到了这些伏线,则十六国的发展脉络将一目了然。前秦苻坚与后燕慕容垂的恩怨情仇,也就有了超越个人情感的、更深刻和更广阔的解释。

图片 2

函谷关内外的千年传统

十六国最早统治中原的政权,是匈奴人刘渊建立的汉赵和羯人石勒建立的后赵。这两个国家的共同点是胡汉分治,汉赵政权设单于台管理胡人,又设司隶校尉管理汉人,依靠匈奴及其盟军氐族、羌族、巴族等少数民族来统治汉族,把中原汉民几十上百万抓到首都平阳附近的狭窄地区加以奴役,民族矛盾十分尖锐。

到了后赵就变本加厉,不但全盘继承前赵的胡汉分治,还将羯族人定为“国人”,享受各种特权。对于汉族中的“衣冠华族”虽然有所保护,不许羯人侵凌,但对于一般百姓则视如草芥,任意践踏。此外,后赵还有意扶持羯族原本崇信的佛教和祆教,试图用它们来取代汉族文化。

这两个国家早早灭亡了,而且灭亡得十分彻底。前赵不但刘氏皇族被杀了个精光,其主体民族屠各匈奴也被屠杀了一大半。后赵灭亡时则爆发了冉闵挑动的大规模屠胡,羯族被屠灭了二十多万,几乎从此销声匿迹。

氐族建立的前秦和鲜卑人建立的前燕,分头夺取了后赵地盘。吸取了汉赵与后赵的教训,前秦与前燕都大力推进汉化或者说民族融合,没有推行民族歧视政策。但是,因为其领地的传统和风俗不同,前秦与前燕又走上了不同的汉化之路。

建立前秦的氐人本来是关中陇西一带的土着民族,被后赵的石勒、石虎两代君主迁到首都襄国、邺城附近安置。后赵灭亡时,氐酋苻氏率领部众回归关中故地,取得留居关中的同族氐人与盟友羌人的支持,迅速占领关中,建立前秦。所以前秦的汉化继承了关中传统。

建立前燕的鲜卑慕容氏则兴起于辽东,在辽东已经基本完成汉化。后赵石虎死后,诸子争位,最终其养孙冉闵篡位,将羯族屠戮殆尽;后赵的盟友氐人西进关中,羌人南投东晋,中原乱成了一锅粥,一时陷入政治真空,慕容氏乘此机会入主中原,夺取了函谷关以东、淮河以北的广大中原地区,建立前燕。所以前燕的汉化继承了关东传统。

关中与关东是上古时代的地理概念,以函谷关为界,函谷关以西为关中,函谷关以东为关东。这与明清以山海关为界区分关内、关东是不同的概念。上古时代华夏文明的中心在北中国,所以无论关中、关东,其主体大约都是指秦岭、淮河以北的地区。

这两个地区,从商周以来,经过几千年的演变,确立了截然不同的传统。

关中地区有两个特点:一是土地肥沃,农业能够自给自足,对商业的需求不是特别迫切;二是四塞险固,相对封闭,邻国对其内部事务难以干涉。这两个特点一结合,就特别适合关起门来整肃内部,所以关中成了法家思想最好的实验田,催生了高度集权的秦制帝国。

关东地区则不同,一来水陆交通便利,商业发达,社会力量强大,王权对整个社会的支配性较弱;二来关东是大片平原,各国之间没什么天然的地理屏障,国君如果大力整肃本国贵族,造成政治动荡,一旦被他国利用,就可能有灭国之灾,所以其贵族政治的传统根深蒂固。即便战国时代关东各国也进行了旨在集权的变法,但贵族政治始终有一席之地。

直到秦汉时代,关中与关东的一体化也远未完成。汉高祖刘邦夺取天下后,原本要定都洛阳,后来听了娄敬的意见,认为关中四塞险固,占据关中可以制东方诸侯死命,才决定定都长安,其用意是凭借关中的险要地势来防范东方诸侯。西汉时代关东人要进入关中也有诸多限制,如要有通关凭证、行李要打开检查等等;关中人去关东,则在此之外携带马匹还严格受限,避免马匹流入关东,被关东诸侯用为战马,挑战关中的统治。

即便经历秦国统一以来的历次摧残,关东的贵族传统仍然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秦汉以来持续上百年的迁豪政策,将家产在红线以上的豪族强行迁徙到关中,也无法阻止关东豪族的野蛮生长;汉武帝用酷吏残杀关东豪族,也没有信心把关东豪族尽数消灭,而是要把他们纳入自己的统治秩序。

到汉元帝以后,被汉武帝强行拉进体制内的豪族,在朝堂上的力量已经壮大到足以停止实行了一百多年的迁豪政策。从此,关东豪族在地方上实力急剧壮大,西汉灭亡后竟能帮助汉光武帝刘秀推翻王莽新朝,因此成为东汉王朝的基本盘,得到政府的优容和扶持,对国家政治的发言权越来越大。

这一切最终沉淀为魏晋以来的九品中正制,由豪族进化而来的士族把持了国家政权,而实力最大、声誉最高的士族多来自关东地区。

可以说,关中与关东的差别,是秦国与山东六国的差别,是西汉与东汉的差别,是专制集权与贵族分权的差别。两种如此不同的传统虽然在秦汉时代经过了一次融合,但持续千年的印记并不是那么容易抹掉的。

等到折中两者的最后一个大一统政权西晋灭亡后,两个传统就会在各自的地盘上茁壮成长起来,并且日益体现出分歧。如果统治者是缺少文化积淀的少数民族,就更容易受到占领区内不同传统的影响。

第二,前秦的军事实力前期应该是氐族部落兵,中期应该为部落兵和汉族等民族混合,毕竟如果是单一部落兵,王猛很难指挥得轻松。后期就是多民族混杂军团了。氐族在五胡中也不算大的,在人数和质量上都不占优,尤其最后阶段,并没有得到中原最广大的民族–汉族的支持。王猛毕竟出身平民,应该很难唤起世家大族的倾力支持,要知道,当时的汉族还是处于士族大阀的时代,前秦在肥水之战后被汉族抛弃,亡于征服民族的内乱也就没有办法了,对征服民族的宽容也就造成了苻坚大帝的悲剧人生。

五胡政权中唯一的秦制帝国

十六国中建都关中地区的政权,最先是匈奴人建立的前赵。前赵政权建立初期冒称汉朝,故而也称汉赵,原本兴起于今山西南部,是关东地区的范围,后来才派刘曜征服关中。刘曜从占据关中到称帝建国,再到灭亡,不过十余年,时间太短;另外,匈奴首先起事灭晋,与占领区人民仇恨又大,故而没能建立起秦制帝国。

第二个就是氐族建立的前秦。前秦苻氏从关东回到关中不过几年,远在苻坚即位前就非常自觉地开始筹划秦制帝国。前秦得以建国成功,离不开关中地区土着氐族、羌族部落的支持,这些氐羌酋长在前秦政权内身居高位,开国君主苻健临死时也不得不将他们列为顾命大臣,但同时,苻健已经秘密嘱咐儿子苻生剪除这些顾命大臣。

苻生是历史上着名的暴君,根据历史记载,其罪行罄竹难书,而且其人十分变态,一些做法简直匪夷所思。实际上,恐怕与苻生大力加强专制集权,侵害多方利益,形象被集体加工有关。苻生对苻健的遗言执行得十分完美,把七个顾命大臣全家杀绝,但节奏上操之过急,手段也过于残暴,朝堂上人人自危,转而拥护其堂弟苻坚,将苻生废杀。

苻坚即位后,采取进两步退一步的办法,给苻生杀死的顾命大臣们平反,安抚群臣,对于苻生已经拿到手中的权力却坐享其成,不再分享出去。不但如此,即位后不久,苻坚还开始了比苻生要高明得多的新一轮集权:他不再赤膊上阵,而是开始使用代理人,自己则在幕后扮演一个裁决者的角色,他选中的代理人就是王猛。

王猛出身于北海王氏,是地方土豪而非士族,在讲究门第的魏晋南北朝本来是难以出头的,但苻坚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苻坚破格提拔王猛,很快就将他提到尚书台长官的位置,王猛也投桃报李,有意激怒樊世等氐族贵族把事情闹大,借故予以大规模的清洗,加强苻坚的权威。

王猛就像前秦版的商鞅,为了集中君权,始终在第一线冲锋陷阵,虽然他颁布的法令已经过汉魏以来的儒法融合,比商鞅的法令要人道和圆通,但性质是近似的。他也凭借这一点当上了前秦丞相,并且得到苻坚全心全意的赏识和支持,成就了君臣相知的佳话。

前秦原本的氐羌部落也在这种强力压制下逐渐瓦解,前秦成为五胡政权中唯一一个高度集权的秦制帝国:军事贵族没有了名正言顺的统领本部落的权力;九品中正制虽然在前秦也实行,但汉人士族的力量无法与十六国其他政权相比;在完成集权早期,前秦也享受到了国家动员力大增的红利,这是统一北方的重要保障。

但是,备受压制的氐人贵族对苻坚的支持度,可就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了。苻坚即位之初就杀掉了政变的伙伴、庶兄苻法。不久,苻生之子淮南公苻幼,联络其弟晋公苻柳与苻坚的弟弟赵公苻双一同造反。苻幼被扑灭得太快,苻柳、苻双没来得及发动,但苻坚已知道此事,苻柳、苻双心中不安,又联络苻生的另外两个弟弟燕公苻武、魏公苻廋造反,被苻坚分别平定,全部擒杀。哪怕在苻坚的事业达到最高峰,发动淝水之战前夕,其堂弟行唐公苻洛、东海公苻阳还一再造反,前秦的基本盘氐族内部自始至终都十分不稳。

苻坚被族人视若仇雠,也难怪他要重用汉人王猛、鲜卑人慕容垂、羌人姚苌等其他民族的人。历来部落或城邦首领要完成专制集权,重用和依靠外人是一条便捷之路,后世契丹的耶律阿保机重用韩延徽、女真的努尔哈赤重用范文程,与此如出一辙。这些胡族即便不用汉人,也可以用其他民族的人来完成集权,如东突厥的颉利可汗就曾经想利用粟特胡人来完成集权,只不过没有成功而已。苻坚消灭前燕等势力,王公贵族一概不杀,固然是性格宽仁的表现,但符合其政权运行的必然逻辑。

同时,苻坚将氐族的族人分散迁徙到关东去控制战略要地,一方面固然是出于控扼关东的需要,另一方面未尝没有借搬家再度削弱氐人部族的意思。这种搬家与秦汉的迁豪政策实质上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反向的,秦汉迁豪时,有许多豪族会在跋涉千里的举族搬迁中败落,没理由认为氐族的贵族就不会因为搬迁而遭到削弱。

苻坚在新占领的地区也推广在前秦业已成功的秦制。如消灭前燕后,虽然在一段时间内维持现状,但很快就派遣绣衣使者前往观察风俗,筹划推广秦制;对前燕的鲜卑人实行西汉中期停止的迁豪政策,将大批慕容氏贵族迁到关中;消灭鲜卑拓跋氏建立的代国后,将拓跋部落强行解散,实行三五取丁的政策,使拓跋氏的社会组织迅速瓦解。

至于苻坚的所谓“宽仁大度”,虽不能说与事实相反,但一定程度上也是建构出来的形象。苻坚对慕容垂确实很宽容,哪怕慕容垂被王猛陷害得叛逃,抓回来以后依然赦免,但他同时也跟慕容垂的老婆段氏有染;苻坚对前燕王公看上去宽容,实则迁豪政策使许多慕容氏宗室家业败落,只能在长安卖鞋、做小生意;苻坚还把前燕的清河公主和慕容冲姐弟一起收入后宫淫乐,引发慕容冲的冲天怨恨,日后慕容冲率领迁徙到关中的鲜卑造反,是苻坚败亡的重要原因。

前秦之后,建都关中的是羌人建立的后秦,但后秦从诞生到灭亡一直处于跟前秦余部、铁弗匈奴、东晋等诸多强敌的恶战中,所以实行的是军事贵族制,无暇去推行秦制。倒是一百多年后的北朝,定都关中的北周部分完成了秦制改革,消灭了关东贵族制色彩更浓厚的北齐,再度统一北方,行将终结魏晋南北朝几百年乱世。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