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娱乐游戏平台官网震惊中外的孙立人兵变案件前因后果及真实内幕,自由中国

发布时间:2019-10-11  栏目:三国历史  评论:0 Comments

mg娱乐游戏平台官网 1mg游戏官网网址, 胡适与《自由中国》

解放战争国民党失败以后,退守台湾。紧接着,台湾就发生了一件轰动中外的大事:孙立人将军兵变。这件案子,直接影响着当时台湾内部国民党的政治权力格局,影响着台湾当局与美国的关系。那么,孙立人将军真的兵变了吗?这个案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mg娱乐游戏平台官网,所谓“孙案”,是指1955年夏发生在台湾的“郭廷亮匪谍案”,此案牵出孙立人,导致孙被软禁33年。

孙立人兵变案,又称郭廷亮匪谍案,发生于1955年,台湾白色恐怖时期的政治冤案。中华民国政府指控陆军上将孙立人部属,少校郭廷亮,预谋发动兵变,以此为借口,宣称孙立人“纵容部属武装叛乱,窝藏共匪,密谋犯上”,将他革职软禁。孙立人部属,受到牵连下狱的,有300多人。孙立人兵变案其实是一连串的事件,主要目的是在整肃孙立人的势力。自1950年,蒋介石与情治系统就开始有系统的整肃孙立人的下属,直到1955年,才正式将孙立人解职,无限期软禁。此事件由蒋介石与蒋经国主导,但是蒋介石真实的动机何在,史家仍未有定论。

胡适进言释放相关人员

1949年,蒋介石在内战失利后退守台湾。面对国民党在大陆兵败如山倒的局面,美国政府对蒋介石失去了信心,开始积极寻找替代人选。1949年2月,美国驻华大使馆参赞莫成德向美国国务卿艾奇逊报告说,“我们所需要的是一个能力强、做事脚踏实地的人,不必听命蒋介石,亦毋须服从李宗仁联合政府,而专为台湾谋福利。孙立人的经验也许不足,但其他条件却甚合适”。艾奇逊当即指示,可与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商量,如司徒也同意,则伺机向李宗仁提出以孙立人代替陈诚。1949年5月,莫成德回国,向艾奇逊和国家安全委员会提出:由孙立人主持台湾政局,以此作为向台湾提供经济援助的条件。当时,美国国务院主管远东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腊斯克与艾奇逊一样,对蒋介石政权的腐败堕落、丧失民心深恶痛绝,一直积极推动倒蒋运动。1949年秋,他派莫瑞尔去探孙立人的底。孙立人见到莫瑞尔,大发牢骚,但始终没有正面回答他的提问。

在胡适留存的大量资料中,孙立人的名字,几乎就出现过那么一次。1954年2月18日至4月5日,胡适从美国回台湾参加“国民大会第二次会议”。3月28日晚上7点孙立人宴请这位老乡。胡适日记里就记了这么一次。

1949年12月,美国驻台“大使馆”代办斯特朗和前美国驻台北领事克伦兹抵台。他们向孙立人明确表示:如果孙愿意控制“国民政府”,美国将予以全力支持。孙立人婉拒。然而,美国方面并没有因为孙立人的冷淡而放弃努力。1949年底,蒋介石的心腹郑介民赴美,西美海军司令白吉尔对郑介民露骨地表示,必须任命一位新的台湾省主席,否则他们将撤出台湾。12月28日,白吉尔诘问台驻美武官:为什么“台湾防卫司令”孙立人没有“充分的权力”?白吉尔还对蒋介石的密使说:必须兑现授予孙立人全权的诺言。在美国国内各界紧锣密鼓地倒蒋的同时,美太平洋盟军最高司令麦克阿瑟也不甘寂寞。1950年1月,他派其情报处长韦龙比访台,声称:如蒋不愿离台,则不应干预行政,麦克阿瑟可以派人入台相助。蒋介石断然拒绝韦龙比的提议。

虽然二人一文一武,交集很少,但这并不妨碍二人的相互欣赏。孙立人就曾在钱穆面前公开称赞胡适及其所办的杂志《自由中国》。

2月21日,麦克阿瑟竟然不与蒋介石打招呼,直接派专机去台湾接孙立人。孙为了表示“清白”,请求陈诚核准。孙立人到东京会晤麦克阿瑟,麦希望他负起“保卫台湾”的责任,并表示将尽力提供军援。孙立人返台后,向陈诚转告了他在东京的情形。孙立人自以为这样“透明”,可免遭蒋、陈的疑心。实际上,不去东京才是最好的选择。在麦克阿瑟以军人的莽撞向蒋介石示威的时候,美国务院和中央情报局已分别拟定了《台湾政变草案》和《台湾可能的发展》。《草案》建议以孙立人为指挥官,以“反共、保台、联美”为主旨,对蒋实行软禁或放逐。《发展》则说:最近几个月,各种报道均暗示,受过美国教育、现负责台湾防务的孙立人,正计划发动政变,俾使蒋介石成为有名无实的领袖,同时铲除其亲信。

1954年3月中旬,孙立人“陆军总司令”第二届任期已满,根据蒋经国当时推动的“国军将领”任期制,孙立人必须调职。当时许多下属特别是陆军官兵,甚至连同一些媒体,都认为孙会出任参谋总长。

在美方日趋明白地将政变计划付诸实施的感染下,孙立人也开始改变其暧昧的立场。1950年3月,美巡回大使吉塞普向艾奇逊报告说:“孙立人将军陷于困境,他向我抱怨无权指挥海空军,亦无人在‘宫中’帮他说话。”随后腊斯克于5月30日向艾奇逊提出长篇报告。报告中建议:应告知蒋介石,要他离开台湾,将权力交给孙立人,然后,由联合国决定台湾前途,台湾获托管后,即可宣布撤消杜鲁门1月5日决定不协防台湾的声明。这也表明美国国务院倒蒋态度日趋坚定明朗。6月19日,美国国务院制定出一份在台实施政变的机密计划。这份计划规定:美国如要达成防卫台湾的目的,蒋介石及其党羽必须离开台湾,将一切权力交给由美国确定的中国人领袖;上述步骤完成后,美海军驻防台湾海域,以防止中共攻台或台湾“反攻”大陆;如蒋抵制这一计划,美国应派出密使“以最严密的方式”通知孙立人,如果他愿意发动政变,则美国提供必要的军援。

1955年5月25日,郭廷亮被捕,“孙案”发生。鉴于孙立人在美国的影响,时任“国民政府”驻美大使的顾维钧这样说:“孙将军在美国评价甚高,这个案子必然会引起美国官方和民间的不良反应。”而美国方面确实认为,“这是一桩虚构的事件,可能是蒋总统的儿子设计的圈套”。为了减轻这种不良反应,台湾特派“外交次长”沈昌焕8月12日前来向美国朝野宣传与斡旋。14日,顾维钧提出,“我们最重要的是要向世人说明,中华民国政府绝对公平,将依据一个公正团体所调查的事实来采取行动。此一调查委员会或调查团体由具有独立公正意见的人士组成。”这就是后来陈诚、王云五、何应钦等九人调查委员会的由来。20日中午,顾维钧、胡适、蒋廷黼等人在蒋廷黼家聚合,讨论如何做好孙案在美国的宣传与解释。没有资料表明胡适那天说了什么,老先生的日记也没记下。

档案显示,实施此次计划的密使为美第七舰队司令柯克。他被蒋介石称为“我中国最良之友人”。1949年到1950年初,他为台湾在杜鲁门政府的禁令下购置大批武器立下了汗马功劳。柯克尚未去台湾,形势就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孙立人主动将一封密函送交柯克。孙立人在信中提出愿意领导兵变以除蒋,但要求得到美国支持,至少是默许;他表示,一旦掌权,将制止腐败,并在对付共产党方面,更具弹性。杜鲁门当时虽未立即作出决定,但鉴于其一贯的反蒋态度,国务院并未觉得会有什么出乎意料的决定,所以,艾奇逊等开始紧张地部署政变前的准备工作。1950年6月23日,腊斯克与胡适在纽约布拉萨大酒店会晤,并正式要求胡出面领导反共亲美的自由派内阁以取代蒋,胡表示毫无兴趣,还指责美国在盟友遭难的时候落井下石,不过,他认为蒋不宜再做“总统”。

孙案让许多人目瞪口呆,更多的人噤若寒蝉。8月20日,台湾“新闻局”局长吴南如应国外通讯社记者邀请发表谈话,首度给孙案定出标准答案:“孙将军以郭廷亮等为其多年信任之干部,乃以旧属关系,致被其利用,痛感疏于觉察,昧于知人,几至贻害国家,因向总统辞职,并请查处。”消息出来后,“因为那时的社会无法查证,政府说什么就登什么”,就在这当口,《自由中国》说话了。

据档案显示,美国务院拟定的政变日期是6月的最后一个周末,并决定:在政变前,蒋介石“必须被解除权力”。然而,6月25日清晨,朝鲜战争爆发的消息传来,艾奇逊等面面相觑,他们知道,美国的注意力将集中到朝鲜,而在朝鲜激战的时候,是无法在一个并非没有一点利用价值的“盟邦”发动政变的。蒋介石就这样赢得了喘息之机!孙立人虽是良将,但并非“黄埔系”,且早年并未加入国民党,因而始终都不为蒋介石完全信任。由于台海危机情况,加上美国人的情面,蒋介石不得不重用孙立人以防卫台湾,并利用他与美国的良好关系争取美援。但在孙立人就任陆军总司令的同时,蒋经国在蒋介石的授意下,已将特务网络渗透至陆军总司令部,孙的一举一动尽在其监视之下。

9月1日,《自由中国》发表评论《从孙案的反应瞩望调查委员会》。文章说:“在中央社发布这个消息以前,我们早已听到涉及孙立人案的各种传说,有的说得很轻松,有的说得非常严重。轻松的,只是孙立人以前主办的训练班毕业学生为要求军官资格以致引起风波;严重的,则说孙立人的旧部有个‘苦迭打’政变的大阴谋被发觉,后来又渐渐听说与匪谍案有关。总而言之,在8月20日以前两个月当中,谣传太分歧了!现在官方既以简要地发布了这件事的内情,前此各种不同的谣传,当可为之澄清,而海内外舆情也当可因之镇静。可是事实并不如此。我们从这几天台湾许可进口的几种侨报(如英文虎报、星岛日报、工商日报、华侨日报等)所译登的外电和发表的社论来看来,可知海外华侨对于这件事的反应,比较我们在台湾的人窃窃私语者,表现得热烈得多。他们对孙立人的罪嫌吃惊,他们为派系倾轧而悲愤,他们为自由中国的前途而忧虑。这吃惊、悲愤与忧虑的情绪,应不应该有,是另外一回事;而这些情绪的存在,则是事实”。因此“大家所瞩望的”,“必须从郭廷亮以及在押的有关嫌疑人犯直接调查做起。其方式或由该委员会直接审讯,或由该委员会同原审机关重审,而且这一审讯是公开的。由于该委员会之直接审讯,才可以说得上是‘彻底的’调查;由于这一审讯是公开的,才可见信于世人,使世人承认该委员会调查的结果是公正的”。

1953年3月21日,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史蒂文森“访问”台北,约孙立人会面。孙立人对史蒂文森说,马歇尔1946年对国民党贪污腐化、没有效率、众叛亲离的批评“绝对正确”,他表示:“国军”仍然是不错的,亦有望“反攻”大陆,但其领导层不行,台湾政府是一个充斥个人权力的老迈政权。孙立人的一番慷慨陈词并没有获得史蒂文森的任何承诺,相反,却为蒋经国的特务提供了“谋叛”的又一证据。1954年6月24日,孙立人被调为“总统府”参军长,实际上脱离了军队。同年12月,美台签订了“中美共同防御条约”,台湾成为美国封锁中、苏的“环太平洋岛屿链”中不可或缺的一环,蒋介石不再担心会因为清除个别亲美异己人士而与美国决裂。于是,“久蓄异志”的孙立人已成为他可以随时处置的俎上肉。

在舆论一律、口径一致的当时,《自由中国》敢发出如此声音,无论从骨气还是从胆略上讲,都是值得敬佩的。特别是因《抢救教育危机》一文,雷震被开除国民党党籍,受美国邀请出访,被蒋介石阻拦,此时争执刚刚过去。这是雷震的骨气与胆略,自然也是其主心骨的胡适的骨气与胆略。

1955年5月25日,台湾陆军少校郭廷亮被捕,经审讯,他承认,时任“总统府参军长”的孙立人指使他在军中联络了大批军官,并派人侦察台北阳明山西子湾、“总统”官邸等敏感地区的地形,企图以武力实行“兵谏”。5月28日上午,蒋介石召见孙立人,说:“你以后少跟政客们来往。”孙说:“是的,我一生最讨厌玩政治和与政客打交道。”蒋说:“这次我要把你给孤立起来。”双方话不投机,不欢而散。6月6日,蒋介石在孙立人等人陪同下,前往屏东机场阅兵。阅兵后,立即产生流言,说有人企图在现场发难,扣留蒋介石,实行“兵谏”,以排除腐败,巩固台湾。

据沈克勤《孙立人传》记载,其后,胡适还曾和蒋廷黼先后去看过孙立人,结果被监视人员发现,报告给蒋介石。蒋介石立即将孙立人召去训斥,要他不要与这些政客来往。孙立人回答:“他们不是政客,他们是学者,他们来访,纯出于私人友谊间的交往。”气得蒋介石当时就让他搬出南昌街移往剑潭原万耀煌的住所。

8月20日,蒋介石下令成立以陈诚为首的“九人小组”调查孙立人。同时,为了向舆论、特别是美国舆论显示公正,又下令成立监察院“五人小组”进行调查。1955年10月31日,台湾“陆海军军事法庭”对孙立人作出判决。从此,孙立人被软禁33年之久。这就是国民党退台初期轰动一时的“孙立人案”。1988年3月20日,台湾“国防部长”郑为元来到孙立人家中,告诉他:此后,他享有充分的自由了。3月22日,郭廷亮发表声明,说他当年是在“保密局”局长毛人凤的指使下诬陷孙立人的。1990年11月19日,90高龄的孙立人,在“总算在死前亲得以平反”的慰叹中与世长辞了。

据传,孙案涉案人员的释放还与胡适有关。因郭廷亮“匪谍”案一开始受牵连的有300多人,经过政工人员和保密局一年多的侦查终结,最后被“国防部”军法局起诉的有35人,20人以违背职守罪判刑三年,另15人以意图以非法方法颠覆政府罪起诉,本应死刑,“经政治处理”,改为无期、十五年、十年、八年不等。1958年11月5日,胡适回到台湾住进南港,一次他与蒋介石见面时,进言释放孙案有关人犯。蒋介石同意,交蒋经国办理,蒋经国说:“放人可以,但要分批,不能一起放,同时要让他们保证出去后不能向任何人透露被捕后的情形。”在这些人作出保证后,除郭廷亮等二人外,其余于1959年5月7日、9日和26日分三批释放。

2001年1月8日,台湾“监察院”通过决议,称孙案乃“被阴谋设局的假案”。领公款六十万台币充作孙案专门研究经费的“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朱泫源教授,“进驻孙公馆翻遍了孙立人将军保存的所有文件,和国防部与总统府的所有机密档案文件,并未发现孙立人有任何不法行为”。台湾当局给孙立人“平反”,这是基于政治斗争的需要。事实上民进党处心积虑用张学良、孙立人这些几十年前的旧案来丑化国民党,这是历史研究为政党斗争服务的新鲜一例。孙立人是美国对台阴谋策略的牺牲品,目中无人的他处在那个年代,迟早要出事,何况他毕竟萌生过谋反念头。当时谷正文判断孙立人的部属郭廷亮等人有兵变企图,但为避免牵连孙立人受军法审判,当局使用了“匪谋自首”的罪名处理郭廷亮,这只是处理不当而已。因此,谷正文认为孙立人案并非罗织。然而,真正冤枉的是因孙案受株连的一百零七名旧部,其中三十五人判监十年以上,而被迫提前退役的部属更是数以千计。真正要平反的只是受株连者,而非孙立人本人。

孙立人与蒋家父子的政见分歧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